• 国外最美的小众杂志都悄悄出了中文版

  • 发布日期:2020-07-14 05:42   来源:未知   阅读:

  我一直觉得,审查和所谓“新媒体革命”是中国媒体人的遮羞布,使得他们可以把中国一本本的烂杂志归罪于除了自身水平烂之外的其它因素上。前段时间,在公司楼下的便利店买了本顶级男刊,看过之后,只想跑到对方编辑部办公室里,要求主编还我20块钱。

  饭局上和在这本杂志工作的朋友也这么吐槽,朋友笑笑表示无奈,就连他们这些专业杂志编辑,也已经默认自己做的内容没法看这件事实。这其实是很残酷的事情。

  记得经典时尚电影《穿普拉达的女王》里面,将时尚杂志比作希望的灯塔。确实,在黄金时代,那些时尚大刊影响着几代人的一生,并从其中演绎出不少传奇故事。

  放到现在,国内这些时尚大刊别说是闪着希望的灯塔,放在茶几上做装饰都嫌拉低了放在旁边的宜家水杯的价值。但这并不意味这中文出版物全都是垃圾,当然没这么绝对。

  下面这些杂志应运而生,它们购买了外版版权,且将原文一字不差翻译成中文,既保证了质量,又降低了阅读门槛。这些非10万+的内容(咳咳),值得你掏出人民币去支持。

  Kinfolk应该是最知名的独立杂志,曾被国外媒体人形容为来自独立杂志的一声呐喊。Kinfolk创立于美国波特兰,是本季刊杂志,风格上非常极简主义,有浓浓的性冷淡味道。

  作为生活方式类杂志,Kinfolk一直在强调“慢生活”,涉及到美食、旅行、设计等方面。除了内容本身,Kinfolk所坚持的美学风格也影响了一大批人,比如俯拍美食,大量留白的版面设计,以及8.25号字体和单栏文字排版方式。

  Kinfolk强调社区和聚会文化,创刊初期就开始组织一些线下活动,以展现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杂志社编辑会负责整个聚会策划,包括主题、菜单、邀请卡和精美的伴手礼等。

  这使得kinfolk的价值远超过杂志品牌,他们不仅提供生活方式内容,还提供机会让读者体验某种生活方式,算得上是真正的生活美学倡导者。

  Kinfolk在2014年进入中国,刊名被翻译为四季。此前,都一直和英文版保持100%的内容一致,并以会员形式开展符合当地文化和受众群体的线下活动。

  今年,Kinfolk总部给中国版开放了部分原创权限,在英文内容基础上做些和当地文化更为贴切的内容。中国版的编辑部立马动用了中国媒体人把杂志做死的传统智慧,将易烊千玺搬上了特别版封面,使得杂志连同它本身的仙气被疯狂的粉丝一扫而空。

  所以,如果你也是个喜欢极简主义风格,那得赶紧下手了,不然客厅茶几上就又要再空上3个月。

  和Kinfolk一样,Drift也是一本走性冷淡风格的杂志,不过在内容上更为垂直,专门做城市咖啡文化。

  每期以一座城市为主题,主创团队会在那待上一段时间,从一座城市的咖啡文化,延伸到城市文化、街区、历史、居民生活等方方面面。如果你恰好也是个咖啡爱好者,那完全可以将这本杂志当作一份城市旅行指南。

  现在出的5期杂志,分别以纽约、东京、哈瓦那、斯德哥尔摩、墨尔本五座城市为主题,而且在封面和版面风格上,保持高度一致。

  Drift是今年才有了中国版,第一期翻译的是原版最新一期墨尔本,内容上100%一致。我们几个同事,在没有商量甚至没有讨论的情况下,一齐掏钱买回摆上了自己茶几。

  精品咖啡店蹭蹭蹭得往外冒,周围爱上咖啡文化的朋友越来越多,Drift如此受关注和欢迎也就不奇怪了。何况一看到它的封面,脑子里就自动浮现出它在茶几上和咖啡合影的画面。

  与Drift一样,Luckypeach也来自美国纽约,是本小众美食杂志。

  虽说是小众杂志,但其实Lucky peach在行业内非常有名,这得益于它的一位创始人David Chang。David Chang算是全美最有名的亚裔厨师,他所开的餐厅MOMOKUFU专门做日本拉面,影响了很多美国大众和美食家。同时,David Chang还在美版GQ上开有专栏。

  2011年,Lucky peach首次在美国市场露面就掀起轰动,因为它的审美风格实在太不一样了。

  从每期的杂志封面里,明显能感受到Lucky peach所一贯推崇的暴力美学,就连杂志里的插画和摄影作品也都带着这股劲。总让我感觉Lucky peach是本非常嘻哈的美食杂志,能随时随地freestyle那种。

  另外使得Lucky peach如此受欢迎的原因是它的内容。虽然同样是在做美食报道,但Lucky peach绝不止于单纯介绍美食和厨师,而是会涉及到社会人文,用词幽默而市井。虽然是本美食杂志,但Lucky peach却拿过不少的新闻奖项。

  他们的一位撰稿人,凭借报道密歇根州监狱餐食的文章,获得了詹姆斯彼尔德基金会2015年写作奖的提名。

  不过这样一本风格迥异的杂志,却在今年宣布停刊,原因在于内部分歧过于严重。而就在这个时候,Lucky peach在中国推出了第一期,刊名被译为福桃。

  中国版采用的是系列丛书形式,分为主副刊,主刊完全翻译原版内容,而副刊由中国编辑部制作完成,在主刊主题下生产出本地内容。

  虽然一些人猜测,中国版福桃的推出是Lucky peach在续命,并对福桃前景感到忧虑。但……Lucky peach已经连续出版六年,累积了不少内容,换句话说,至少在未来六年里,你不用担心因为内容不够,而买不到福桃。

  再着说,6年时间太长,有太多未知和可能性。对我们而言,与其关心福桃的存亡,不如操心到底怎么摆在茶几上才更好看。

  最后介绍一本英国小众杂志,它最初以做美食起家,后来将定位改成了旅行和生活方式,粗暴点可以把它理解为特别有自己个性的旅行指南。

  虽然摆脱不了生活方式类杂志一贯的性冷淡风格, 但Cereal的版面设计会让人觉得非常舒服,封面图片都非常简单,比如一颗松果,一排麦子,或者一片森林。

  内容上也是些非常轻松的选题,比如在纽约城市指南那一期,主要内容是被编辑选出的地标、精致酒店和一些有意思的餐厅、博物馆组成,并邀请到了纽约名流参与编写。

  中文版是去年年初才出现在书店里,内容和原版一致,并删去了广告部分,和福桃一样以系列丛书的形式出版。

  定价也不算太高,是很好的coffee table book的选择,尤其适合出现在布满阳光的客厅场景里,画面就像是一部文艺清新的青春电影。

  虽然这些完全翻译原版的小众杂志还比较少,好像没什么选择余地,但我也知道:即便你们把上面几本杂志都打包回家,也只是基于它们的外观样子,至于耐心读完嘛,几乎不可能。